接下來的幾天,他們兩隻忙著互相幫忙惡補地理常識和訓練獵食技巧,而我則負責想辦法從虎視眈眈的軍犬嘴下偷出更多寶路儲備起來,免得短耳朵一時之間抓不到獵物而餓扁;我們也約好下次休假讓長尾巴跟我一起坐車,免得迷路或遇到壞人被抓走。
我想,這樣他們就不必替彼此擔心,而且也都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兩個禮拜的時間在忙碌中過得特別快,明天我就要放假了。晚上,長尾巴果然帶著包包和短耳朵一起出現,看來已經準備好要出發了。

〔呵!只有小鬼才會在旅行的前一晚睡不著覺〕

【明天下午記得躲進我的 踢不爛 大包包喔!別忘記了,不然我就沒辦法偷偷帶你上軍機了。】我提醒著。

我們三個就在滿天的星光下默默地各自想著心事,誰也沒先開口,夜深,彎月從大平洋海面緩緩升起,映照一片波光粼粼,連空氣都變得透明,凝結在10度的低溫中。我拉緊衣領,他門兩隻則縮在我的褲腳邊取暖。

“以後就不能一起看日出月落了“長尾巴小聲的說

【不會啦,台東-台北坐C130運輸機一下子就到了,你隨時可以回來,短耳朵也可以去找你啊,我這一年大概會常常來回,你們正好可以陪我啊!】

“可是明天就剩下我一隻狼可憐的留在這裡了,沒有你們陪我聊天、散步,我想你們怎麼辦?“短耳朵幾乎要哭出來了

【我下禮拜就回來啦,要乖,記得抓不到山鼠到儲藏室去,我把寶路放在那。】


【不管到了哪裡,我們都還是在同一片天空下,一定會見面的。】我想


後來,在台東-台北-高雄-屏東-台東的旅程中,我的背包不時會有一條紅褐色的尾巴露出來,有一次,火車上隔壁的小孩還好奇的抓了一下,差點就被發現了,害我只好假裝那是新買的圍巾,並用我心愛的加倍加棒棒糖轉移那小鬼的注意力才沒破功。

而其實有他們的陪伴,路程也不在顯得那麼遙遠,並且不時充滿意外的驚喜,一點也不無聊,連買蘋果日報打發時間的錢都省了。

雖然,我總是吃不到排骨便當裡的排骨和滷蛋,並且常把我的零食偷吃光光,害我老是一路餓著肚子。

雖然,他們老是把我的毛衣搞到頻頻脫線,或是不小心咬破我一千零一條牛仔褲,使得我微薄的薪餉更顯拮据

雖然,他們有時會忍不住發出嚎叫,害我必須丟臉的發出如雷的鼾聲企圖掩人耳目,搞得隔壁的阿婆聽不到車掌廣播而坐過頭。


可是,能跟著胡狼一起旅行可是很有趣而且很特別的經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ievaly 的頭像
cuievaly

頭兒的生活日記簿

cuieva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