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上的南方,那裡有山丘、樹林和美麗的河流。橡樹根部的樹裡,住著一隻狐狸,牠有著一身美麗深沈的棕色皮毛,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是附近的的獵人心中的主要目標,一張上等的毛皮可以賣得足夠全家溫飽的好價錢。因此,狐狸白天都躲在樹洞裡休息,晚上才出來覓食,靠著靈敏的嗅覺、視覺和聽覺,不但可以找到足夠填飽肚子的獵物,像田鼠之類的小動物等等,也可躲避獵犬和獵人的追殺,不過,狡猾的獵人倒是常會在牠慣常出沒的小徑設下陷阱,好幾次,都是靠著牠天生靈敏的第六感才千鈞一髮的閃過致命的危機。

這年冬天,附近的狐狸好像數量越來越少了,每隔幾天,就傳來住在哪棵樹下的誰誰誰又不見的消息。雖然,狐狸是獨居的動物,但是,這一類的消息在小小的森林裡,藉著夜鶯和貓頭鷹的幫助,倒是傳播得蠻快的。使得這一個冬天,森林裡到處瀰漫著一股危險的氣氛。而今天晚上的狩獵又是無功而返,空著肚子到河邊喝喝水,平靜的河面上映著夜空,滿天星星閃爍著晶瑩的光亮,森林裡只有這個地方看的到這麼一大片的天空。抬頭一望,一顆璀璨的流星劃破夜幕消逝在北邊,不知道又是那個可憐的傢伙丟了性命。樹梢上,又傳來的夜鶯弔喪的安魂曲。回到自己小窩,蜷曲著身子睡了。明天在試試東邊那一塊區域吧,已經連續在西方晃了三天都找不到獵物了。

陽光穿過樹梢,照著洞口亮晃晃的,翻個身,背著洞口繼續懶洋洋的趴著。畫眉和山雀在頭上吱吱喳喳地叫著,牠們可是森林裡所有動物的警報員,負責發出危險的警告,有牠們在,狐狸啊、花鹿啊這些動物才能安心地在白天休息。忽然,森林裡變得異常的安靜,空氣裡隱約傳來焦躁的氣味,各種飛的爬的、跑的動物都騷動了起來,靈敏的第六感似乎預知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狐狸,探出洞口,向四周看了看,鼻子似乎嗅到了一股煙燻味,接著,所有的鳥類都一起發出了警告的鳴叫,整個森林裡的動物都朝著北邊拼命的狂奔。 起火了、起火了...

整個森林都被熊熊烈火給吞噬了,冬天強烈的北方更是助長著火勢一路延燒,狐狸想了想,也跟著大家拼命的往南跑,只是當大家都沿著寬闊的溪谷逃命去,狐狸牠卻是在崎嶇不平的山徑上奔跑著,儘管一路上斷木不停的擋住牠的去路,逼得牠不得不跳上跳下、多躲西閃的,好幾次都差點摔倒、好幾次都差點被被火燒到,牠還是不敢稍有停留。接著,溪谷那邊傳來的令人窒息槍響,到處都可以聽到動物的哀鳴,今天晚上,應該會有一場炫爛的流星雨吧,狐狸的心中嘆息著。
也不知道跑了多走,直到再也聞不到燒焦的氣味,直到再也看不到舞動的火舌,直到再也聽不見危險的槍聲。牠才停了下來,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草原,四周都是跟牠一樣高的芒草,在這裡應該很安全。牠開始小心的四處探險,搜索著可以藏身的安全地點,卻發現沒有任何大樹,頂多只有一些矮小灌木,走過一看,才發現樹枝上佈滿了尖刺。無奈之下,牠只好勉強從比較稀疏的樹縫中鑽進去休息,卻已經刺得牠是滿身窟窿,美麗的的毛皮也被鉤了好幾搓下來。

夜晚終於降臨了,狐狸準備試著獵食,不曉得這裡有沒有田鼠。他小心翼翼得在陌生的環境中漫步著,努力不發出一點聲響。終於,前方的草叢裡似乎有些動靜,緩慢的接近,探了探,發現是一隻從沒見過的動物,有點像田鼠,但是大的多了,耳朵又尖又長,還有大大的兩顆門牙,重要的是,牠的眼睛,好圓好亮,就像....就像天上的星星,狐狸想到白天一起逃命的朋友,不知道他們在哪裡,是不是都變成了一顆一顆的流星消逝了。

壓抑著害怕的心情,一步步的接近,那傢伙好像被什麼東西纏住了,拼命地在跳動、掙扎。忽然,那動物看到狐狸了,一動也不動的瞪著牠。

狐狸即使怕的要命,還是開口了:「我是狐狸,你是?」

『我是兔子,你想幹嘛!』 聲音有些發抖

喔,原來兔子長這樣,他應該不會把我吃掉...狐狸心裡想

「我第一次來這裡,我住得森林沒有兔子,你怎麼了?」

好險,是個笨傢伙...兔子心裡想

『我的腳被陷阱纏住了,喏!就是這條鐵絲...』

「跟我們那邊的獵人用的不一樣,我想想,我們來交換條件好了!」

『交換條件?』 這傢伙是白癡嗎...

「沒錯,我幫你咬斷鐵絲,但是,你要作我的朋友,教我怎麼在這裡生存」

『啥!?你要在我們這個草原住下來!你家咧?』

「被人類燒掉了,只有我逃到這裡。」 哼...離家出走幹嘛不敢承認

『成交,就麻煩你了...』
『喂,小心點,別咬到我的腳啦,大哥你不要肚子餓就故意咬我好不好...』

M~~~MM~~mmm~ 「我哪有,不是故意的啦」

『就叫你小心點,你還咬,咬後面的地方啦...你會不會啊』

「就很硬很難咬咩,你不要一直動啦,這樣我怎麼咬的準,汪...汪...」

『好啦好啦,大哥您別急,慢慢來,我都不急了...放輕鬆...』
這小子還真沒耐心,有夠暴躁...一定吃太多肉了,改天叫他多吃點蔬菜

「弄斷了...弄斷了...呼~~~嘴好痠」

『喔...謝啦,那明天見囉,我們就約在軍艦岩下吧,掰掰...』
趕快溜吧...免得他又反悔把我吃了...

.......



『喂!你幹嘛一直跟著我?』

「剛剛不是跟你說了,我第一次來,沒地方住...」

『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是離家處走喔!』

「廢話,我騙你幹嘛?」

『書上都麻教說狐狸是很狡猾的動物...』兔子不好意思的說著
原來是一隻誠實的智障狐狸啊,不過好像滿可憐的

「是哪本爛書寫的,我把它啃了...唔~~~」

『唉...你別氣啦,那個樣子有點恐怖,好啦,來我家住吧』
三間房子就分一間給他好了

「真的嗎,謝啦,下午睡荊棘叢下刺得我滿身傷」
果然是沒經驗的阿呆,竟然睡那...-___-||

『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我才帶你去我家』

「什麼?」

『即使你肚子再餓,也不能有吃我的念頭...』

「你放心,我剛剛就偷咬了一口,有股怪味,不合我的胃口啦,*^^*」
「更何況,你是我這裡的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啊,我們狐狸最重義氣了...」

啊咧,書上說的果沒錯,狐狸還是天性狡猾,即使是智商零蛋的狐狸還是
狐狸,只是沒辦法耍心機,因為還沒被識破自己就會先露出馬腳...

『不管,你得發誓,我才相信你』

「發誓就發誓,要是我有想吃兔子的念頭,我就會被雷劈、被水淹、被火燒,死在荊棘叢裡,然後肉被螞蟻啃光光,骨頭被做成標本在大英博物館展示,告示牌上標題為"背叛朋友的下場"...................................」

『喂喂...可以了...停...我說停,走吧,帶你去我家,天快亮了。』

書上為什麼沒有特別註明狐狸是一種聒噪的動物,明天記得打電話給出版社叫他們記得加上去。

『喏...到了,這間小別墅就給你住吧,我隔一陣子就會來打掃,應該還蠻乾淨的。』

「哇~~~地洞耶地洞耶...」

『咦,難不成你是住在樹上的,沒看過地洞?』

「我家也是地洞啊,在一棵老橡樹下,住在洞裡最舒服了!冬暖夏涼...」

『啊~哈~~~~~』

「你幹嘛一直打哈欠,好吧,那我們趕快去你住的洞吧。我送你」

『不必了,你趕快休息吧,明天傍晚我會來找你,後方儲藏室的東西你都可以吃。』
『掰啦』

說完,兔子就一溜煙,飛也似低狂奔而去,還不時的地回頭張望、東拐西彎好像怕人跟蹤似的。

『開玩笑,被你知道我住哪那我不就不用睡了...」兔子心想。回去得趕快加裝防禦工事,免得哪天這傢伙肚子餓起來兇性大發,把我給吞了。不過他還算是個單純的傢伙,應該還沒成年吧,牙好像都還沒長齊咧。認識他好像也不錯,以後誰趕惹我,就召喚他出來教訓他們!

「剛才走路不是還一跛一跛的,幹嘛又用跑的,不會痛嗎!?」狐狸喃喃自語。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不過應該會是個可靠的好朋友。不知道森林那邊的朋友們怎麼,大家都還好嗎?想著想著...從洞口望出去,天上的星星變成了一張又一張朋友的臉。
呼嚕呼嚕的,小狐狸睡著了,噓。


第二天黃昏,兔子就鬼鬼祟祟的躲在草叢裡,仔仔細細的觀察狐狸的舉動。只看到牠不停的走來走去,四處張望著,還不時的揉揉肚子,張大嘴打著哈欠。

『嗨!早啊...』
「還早咧,我等你等的都快睡著了,肚子又餓。你們兔子都不守時的嗎?」
『我說傍晚,又沒說幾點來,是你自己要那麼早爬起來的。』
「書上寫的果然沒錯,難怪你會有三間房子。」
『哇咧,竟敢拐著彎罵我,看我的飛踢...』『啊!痛...痛!』
「哈...活該...自作自受。」

『算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今天認識環境的課就暫停,掰掰。』

兔子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不管身後的狐狸拼命地叫牠等一下。最後,狐狸還是追上兔子,還從嘴裡吐出一團綠綠黏黏的東西。

「吶...塗在腳上,狐狸牌特製草藥,小時候我受傷,都是用這種草嚼一嚼敷著」
『不要,沾到你的口水,我的腳會爛掉,而且一定會被奇怪的病毒給感染狂犬病

兔子賭氣的說著,卻不經意的看到狐狸那身上到處髒兮兮,青一塊,綠一塊,右邊掉毛、左邊脫皮,還參雜著毛皮幾處被燒焦可憐樣。沒看過這麼邋遢的狐 狸,書上的狐狸毛色都很漂亮的透著光澤。

『這是你早上去採的?』
「對啊!試試看嘛...涼涼的很有效喔。」期望寫滿了整張臉
『喔...好啦...先說好,要是我腳爛掉,你就得負責我的三餐...』
兔子勉為其難的沾了一點,抹在後腳上,涼涼麻麻的感覺果然減緩了疼痛。

『啊...』
看著兔子舒緩了緊繃的臉,狐狸高興地一連做了好機個後空翻。
「就跟你說有效吧,這可是從我們狐老大家裡的藥典偷學的咧...耶...」

狐狸興奮的樣子讓兔子不禁為剛剛自己的賭氣感到不好意思,這傢伙還真是 單純的可以。

三天後,兔子的腳果然好了,於是,每個夜晚都帶著狐狸認識環境。兔子告訴狐狸在這片草原裡,老鷹、蛇是主要肉食動物,也有幾隻獾住在靠近森林的附近,而除了兔子以外的草食性動物有土撥鼠、跳鼠和野鼠等等,鳥類則是以麻雀為主。南方森林的河流在流出山區後轉了彎往東邊流向大海,草原的西邊則是一座高聳的山脈,山區那邊有熊、狼和山貓出沒。每年四月到七月是草原的雨季,氣候溫暖而潮濕;十一月到隔年二月則是乾季,天氣寒冷而乾燥。
『大概就這樣,有沒有問題?』兔子問
「有!我可以吃什麼....」狐狸舉腳,很認真的發問著,他真的是餓扁了,已經連續一星期沒吃到鼠肉大餐了,剛剛聽到什麼兔撥鼠、跳鼠和夜鼠的,口水都快留出來了。

兔子想了會,很慎重的回答
『你當然不能動我們兔子的腦筋,你發過識答應過我的。而土撥鼠跟我長的有點像,不過耳朵是圓的,眼睛也沒我大,長的比較沒個性,但是他們跟我們是世交,所以你也不能亂來。至於跳鼠跟野鼠,長的跟你們那邊的田鼠應該差不多,味道也會比較像,你就吃他們吧 』

跳鼠、野鼠啊,雖然我跟你們無冤無仇,可是誰教你們老是趁我們不注意時偷我們的儲糧,反正你們多子多孫,幫你減少一點鼠口壓力不至於造成你們滅種亡國,就請你們大鼠有大量,晚上不要來找我啊。兔子心裡默禱著。

而狐狸呢,聽到跳鼠和野鼠跟田鼠肉質很像後,眼睛都張開了、耳朵也豎起來進入獵殺模式。直向兔子追問他們的生活習性與出沒的地點。而兔子看到他那飢餓的模樣,害怕的直發抖,雖然知道這傢伙其實滿值得信任的,又單純的可以,應該不會因為一時的飢餓就六親不認的大開殺戒,不過看到他那極力克制,卻又掩飾不住地殺氣騰騰的模樣,還是小心謹慎為上。看來除了警報器、暗刺與飛鏢之外,還得去武器行裡買機顆地雷埋在家門口才安全,備用的逃生出口也得多挖幾個來擾繞敵人。唉~~~今天又鐵定沒時間睡覺了,誰叫我要一時心軟引狐入室呢!?

經過了數頓鼠肉大餐的進補,小狐狸不僅毛色變漂亮了,也變得更壯了。而這幾個月的相處下來,兔子發現他除了有時候會望著南方的夜空發發呆,倒也沒什麼值得提防的奇怪舉動。根據他派出去的麻雀探子回報,也沒發現有兔子或土撥鼠遭受攻擊的跡象。除了附近跳鼠跟野鼠的數量稍微減少外,草原裡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消息。倒是有幾次在兔子遭遇危險時,狐狸總會適時的出現,趕走偷襲的老鷹或蛇,甚至有一次遇到獾,兔子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卻發現獾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掉頭而去。轉頭一看,才發現狐狸在自己背後露出那長齊了的尖牙小心監視著獾的一舉一動。

狐狸還真是一隻有用的保鏢,兔子想。還是把家門前那些防禦工事給撤除,找個機會邀他來坐坐吧。不過也就僅止於想想而已,對肉食動物恐懼的天性還是隱隱約約地在兔子心裡存在著,也就一直沒實際行動。

拖著拖著,一年很快就要過去了,這幾天夜裡,常聽到狐狸那有著長長尾音的嚎叫聲在北風裡傳進地洞。要以前幾年,兔子大概會以為是山區的狼跑下來狩獵所發出來的狼嚎而嚇得關起門來躲在洞裡。但是,兔子知道那是狐狸發出來的嚎叫,因為裡面有南方溫暖的陽光的感覺,卻也有著一點點的野性、一點點的壓抑、一點點的孤單和一點點的寂寞。窩在被窩裡,兔子偷偷的掉了淚,心理想著,明天起來,就把那些防禦工事給撤掉吧,再把家裡好好的布置一下,耶誕節邀請狐狸一塊來吃個飯吧,當然是蔬菜大餐,幫他補充點維他命C,才不會一天到晚火氣大。

或許是忙碌勞動的關係,這幾天睡得特別沈,彷彿中,北風裡不再傳來狐狸的嚎叫。明天就是耶誕節了,一起床就去邀請狐狸吧。

隔天,兔子來到了當初借給狐狸的別墅,發現狐狸果然是個好房客,屋內屋外都整裡的乾乾靜靜、整整齊齊,規模也擴大了,多了好幾間儲藏室,可是到處都沒有狐狸的影子。最後,來到了廚房,餐桌上擺著一堆紅紅的東西,兔子本來很怕會看到一盤鼠肉沙西米堆在餐桌上,後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一根根的紅蘿蔔。下面壓著一張紙條,上面有著狐狸那一手飛揚跳脫的字跡:
「兔子,這些紅蘿蔔是我送給你的耶誕節的禮物,感謝你願意當我的朋友,還收留我,給我一個溫暖的家。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一輩子和你在 一起;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天性不斷的逼迫我破壞當初的誓言,好幾次,跟在你身後,我都克制不住自己要去傷害你,但你卻是如此的相信 身後的我。前天晚上,貓頭鷹告訴我,森林已經恢復了原貌,我想,我也該走了,繼續待在你身邊只會讓我越來越討厭自己,我已經不是當初的我了。 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夜空,有好多的星星,真好,我會在森林的溪谷裡想念這裡的。 掰掰。
狐狸 」


『可惡,到底是哪本書告訴他兔子喜歡吃紅蘿蔔的?看清楚,我的眼睛是黑色的。就算紅紅的也是因為微血管豐富,跟紅蘿蔔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最討厭吃紅蘿蔔了,我喜歡的是高麗菜!又甜又脆的高麗菜啊!算了,笨蛋到了最後還是笨蛋... 』
兔子罵著...
創作者介紹

頭兒的生活日記簿

cuieva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